安安安若柠吖

圈名安若宁,CN柠时请多指教。小学生文笔,企鹅1350831616欢迎扩列!备注圈名哟♡

【开久组 智司x相良】不可以接收别人的礼物

-是一篇突发奇想的圣诞贺文

-极速码完,小学生文笔!

-不喜慎入谢谢

-这里安若柠,米娜圣诞快乐♡

—————————————————

开久也是过圣诞节的。

虽然开久的大家都是不良,但是圣诞节这一天还是好好的将学校装饰了一番。

用红红绿绿的彩带挂满了教室,窗户上贴着可爱的雪人和露出慈祥微笑的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骑着驯鹿拉着的装满了礼物雪橇,不知道接下来要将礼物送到哪里呢?

不止是教室,开久在室外的基地也有一些变动:

胡乱的挂满了红白绿的彩带,中央摆了一棵圣诞树,上面挂着蝴蝶结、小雪人、小铃铛等装饰物,最顶端的那颗五角星闪着亮光。

整个校园充满了圣诞气氛。

在这么快乐的日子,片桐智司的身边却充斥低气压。原因无他,就是他家那只亲爱的小猫。

其实也不是相良的错,毕竟他只是在这一天收到了很多礼物罢了。

谁能想到虽然平常大家看到嚣张凶狠的相良都会躲得远远的,但是不少女高中生却对相良芳心暗许:

“这是我自己做的姜饼人!请收下!”

“章鱼小丸子人家是早上亲手做的,趁热吃吧!”

“是…纸杯蛋糕哦,好好品尝吖!”

在这一天,这些女高中生就像计划好了一般,一个个的把礼物塞到相良怀里,然后迅速跑开。

相良被这些一个个冲出来往自己怀里塞东西然后又跑开的女孩子们吓了一跳。

难得开久的二把手也会有不知所措的一天呢。

“要吃吗?”正烦恼这些东西该怎么办的时候,旁边的智司开口了。

抬头看那人,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可以感受到他十分不爽。

为什么不爽?因为我收到了礼物吗?

吃醋了?

想到这里的相良突然坏笑了一下:“不吃不行吧,都是人家的心意。”虽然本来没打算吃的。

相良叉起一颗章鱼小丸子在嘴了嚼啊嚼。

嘛,味道还不错,只不过还是差了一点。正好早餐没吃饱,垫垫肚子吧。

这样想着,打算继续吃第二颗。叉子已经叉了第二颗了,离入嘴就差一点距离,手突然被人用力抓住,手里的竹签上的小丸子掉在了地上,还有就是那一包包精致的小甜品。

片桐智司先是啃咬着相良猛的嘴,然后强硬地撬开了他的嘴。舌头充满侵略性地在相良的嘴里四处扫荡,嘴里仅剩的章鱼小丸子的味道都被智司的味道替代。

“大街上的干什么呢!”一把推开智司,不顾满地的东西,相良猛耳朵有点红快步往前走。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顺手将竹签进去。

智司勾起了嘴角,并不打算将那些送给相良的心意拾起。大长腿一迈跟上骂骂咧咧的相良,注意到路人的目光时冷冷的看过去。

吓得路人马上移开视线。

-end?-

然后,大概是一个车预告

“喂智司,我的礼物都没了!你要赔我。”

“晚上,你要多少,我赔给你多少。”

时间真的来不及啊啊啊啊本来预想还想开一下小车车,但是今天是写不出来了!期待一下明天能不能有小车车吧♡

喜欢的话,请给个评论红心小手手吧(ง •̀_•́)ง

【开久组 智司x相良】这是我的人

第一次写开久组的文有点激动!梗源自@糯米团

光是看tag里的第九话截图我就感觉已经咽下好几把刀。所以这个小甜饼算是为我接下来要咽的刀做铺垫吧

文笔不是很好请见谅。

好像也没啥好说的!这里安若柠请多指教。

正文:

相良最近有一点奇怪。

虽然打架时手段依旧阴险毒辣,但是感觉力度并没有之前那样足够有力。

最近一起出去打架或者挨打的小弟是这样说到的。

智司也觉得自己的小猫有什么不对的。虽然相良还是和之前一样四处打架——昨天是最近很嚣张的不良们,今天是街上的不知好歹的小混混。

还是和之前一样,只要有事情搞,他就带着一群小弟前往。

但是似乎从星期一下午,相良带着开久的不良们回来,他走路也没有平时那种嚣张的姿态,只不过当自己看向他时又恢复了常态。

相良还是如往常一样,带着他那张扬的笑地说:“哟智司,我又赢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除了晚上相良居然意外的要求分床,甚至提出暂时分房住一段时间。

智司觉得肯定出了大事情。要知道当初刚在一起的第一天晚上,相良就缠着智司同居,第二天就已经同床了。每当打完一场架,夜晚相良便会要求智司给他奖励。

然后就是他俩翻云覆雨直至天边微亮,被智司抱去洗漱完的相良才会心满意足的在智司的怀抱中熟睡。第二天甚至理所当然地翘课在家中休息。

但是这一次没有,相良甚至要和他分开。

智司一时也想不出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只能答应了分床但是绝不可能分房。

然后一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边暗中观察小猫到底怎么了。

今天相良翘课了。智司若有所思。

—————————————

相良这几天也很不爽。

星期一带着小弟们去教训胆敢说开久不过如此他们的老大会被自己一拳揍趴下的新生不良,没想到那群小子还真的做了一些功夫,提前为相良准备了一套攻略。

就这样,有一些掉以轻心的相良被一棍子打伤了腰部。

不过拿棍子的小子也许是认为瘦小的相良猛也不过如此,放松了力度,相良的腰也只是淤青了一大片。

最后还是被暴怒的相良打得满地找牙,鲜血流了满地,差一点要废了他们的腿。因为条子来了,只能先撤了。

下次再遇到一定要废了他们!

背着智司已经偷偷上了三天的药的相良如是想到。

MD,不过是淤青为什么这么难消退!这几天已经因为这点伤坐立难安了,辛亏智司“没有发现” ……

在房间里的相良猛一边擦着药,一边叨叨叨,没有注意到本应该在学校里的智司出现在了门外。

“相良,这是怎么回事?”

相良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棉签掉在了地上,相良转回脑袋,背对着智司脑内不断循环“怎么办”。

相良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每一次受了智司看不见的小伤他都瞒着智司,那些伤口自己也会慢慢愈合。只不过这次不太一样,所以没办法,依旧觉得这不过是个小伤的相良偷偷涂药。

连续三天智司似乎都没有起疑,没想到今天被逮了个正着。

智司现在是又生气又心疼,他坐到了相良身边,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拿起药棉上药。

触到相良肌肤那一刻,智司感觉到他抖了一下。

就这样,两个人都沉默着上完药。

“智司……”上完药,想开口说些什么的相良,被身后人轻柔地紧紧抱住。

“不要这样了相良。我很心疼,也很心痛。”

心疼受了伤却只是自己舔舐伤口的自己宝贝,心痛不能好好的保护他,似乎没有让他能完全依赖自己。

智司将脑袋埋在相良脖颈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一会儿,相良摸了摸他的头。

“啊,知道了。”

下次不会了。

放开手,智司亲吻了他心爱的人,随后转身出门:“我出去一下。晚一点会带章鱼烧回来的。”

那么开久的老大智司去哪里了呢?

答案显而易见。

好不容易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纱布都还没拆的新生不良们,又一个个地在上一次被打地方倒成一片。

开久的不良们看着明明刚刚心情还不错的老大脸上带着要杀了这群人的表情攻击他们腰以下的部位。

这些人的腿怕是废了,不知道下半辈子是不是都要坐轮椅了呢?

“我的人你们也敢碰?”

留下这句话的智司带着仅是来围观的小弟们走了。

吃着智司带回家还是热乎乎的章鱼烧的相良听小弟们描述老大是怎么样怎么样帅气,心中有了丝丝甜蜜,但嘴上还是说着:“我还打算亲自去教训他们呢。”

看见智司皱了一下眉,他塞了一个章鱼烧进智司的嘴里:“和你一起。”

小弟们表示,大哥大嫂你们忙,我们自己滚。

——end——

就是这样啦!喜欢的话可以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吗谢谢♡

欢迎扩列!

【all鬼】有只黑猫在挠我的心〈2〉(红豆体)

cp:123467鬼,微长得俊

后期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搞鬼

略ooc,小学生文笔_(´_`」 ∠)_

更新龟速见谅啊啊啊啊

希望有心心,小手和评论♡

链接见评论


【all鬼】有只黑猫在挠我的心〈1〉(红豆体)

玄幻设定,大家都是不同种族的。
cp暂定123467鬼 一点点长得俊
后期可能会有其他右鬼cp
学院paro,私设年龄相同。
暂且只有奶泡团成员出现。
小学生文笔,略ooc请见谅。
不喜点叉谢谢♡

第1话大概就是先介绍一下背景故事_(:з」∠)_比如抢鬼大赛开始啦,有点短orz
链接见评论。

许久没有码字了今天无意间翻到这个图,突然灵感迸发。cp:孙肖,叶肖,王肖,喻肖,微周肖。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梗源图,侵删♡
想要评论,小心心和小手手!欢迎加企鹅一起玩耍啊

适合情侣一起做的事之孙肖

*对不起我感觉我就是在胡言乱语
*04“去吃BT辣的火锅”

一个十分普通的日子,普通的孙翔决定和普通的肖时钦吃一顿普通的饭。

于是孙翔就坐上了接肖时钦的出租车。

路程有些长,十分无聊的孙翔拿出了手机开着流量开始刷起了空间。这时,一个配字为“适合情侣做的九件事”的九宫格出现在了孙翔刚刷新的空间页面。
然后普通的孙翔很普通地点开了图片,其中一张图打动了孙翔。

正好,这次吃饭就是一个体验的机会。孙翔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查附近最BT(辣)的火锅店在哪。定了位置,提前点好了单的孙翔,一接到肖时钦就火速飞奔前往那家火锅店。

出租车刚停在面前就被里面的人急匆匆地拉进了车里,还没坐稳车子就开动毫无防备的肖时钦稳稳的落在了孙翔的怀里。

肖时钦一脸懵逼地看着孙翔,眼中充满了疑问,但是看了孙翔一会儿也不见孙翔回答于是开口:“这么着急做什么?”说着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于是想坐到孙翔的右边。
然而刚站起来,孙翔就已经出手将肖时钦又拉了回来。
这次用了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抱住肖时钦。
“这不是怕小事情你饿了嘛。”孙翔笑靥如花(bu),并且收紧了抱着肖时钦的手。
脸有些微红的老实人肖时钦推了推他,“也不是很饿啊。松一点,很热。”

过了一会儿,终于到了那家最BT(辣)的火锅店。因为提前预约过了所以服务员很快就领着两人进入了属于他们的包间。
桌子上已经摆着新鲜的食材和盖着锅盖的汤底。
肖时钦看了眼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眼睛一瞥,看到了摆在一边的账单。汤底选的是BT辣。

嗯?

肖时钦看了眼已经开了火在烫菜的孙翔,“这?BT辣?孙翔你是不是点错了。”
将肖时钦爱吃的东西一股脑地倒进锅里的孙翔头也没回,“没啊,尝试下这个。听说这是这里的招牌,很多人慕名而来。”说完便拉着肖时钦坐下示意可以吃了。

于是孙翔和肖时钦你一口我一口地互喂完了所有的菜。

才怪。

事实上刚吃了没几口孙翔就阵亡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向肖时钦,没想到,肖时钦一脸平淡地吧唧吧唧丝毫没有被辣到的痕迹。

孙翔:这个剧情不对

撑不下去的孙翔又点了个清汤锅并且灌了一大壶冰水下去问肖时钦:“小事情,你,不觉得很辣吗?”
肖时钦吃得津津有味:“不会啊,我很喜欢。这家好像小戴推荐过但是一直没来,BT辣其实还挺好吃的。”

孙翔:mmp?

END

事后,
孙翔:小事情你辜负了我的一颗少女心(bu),你要补偿我,和我开房。
肖时钦:好吧……嗯?

预告,来自空间的“适合情侣做的九件事”九宫格,打算每个各写一对肖受的cp吧。
*大家都不是职业选手
*大家都是普通人
*大家都在一个城市
*小学生文笔,可能ooc预警
没有开房
[但是后面会尝试炖肉]

侵删

《10cm的猫十郎》chapter.2

黑子篇NO.2
“赤司君,起床了。”黑子戳了戳还抱着被子的赤司。
赤司翻了个身躲避黑子的手,耳朵抖了抖,似乎很不满。
黑子默默地转过头,他才不会说自己被萌到了呢。
“赤司君,早餐有汤豆腐哦。”这话果然有效,赤司抖了抖耳朵,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黑子,汤豆腐在哪?”
“请先刷牙。”交给赤司一个小小的杯子,以及小小的牙刷。
赤司抬头:“黑子,为什么你会有这些东西?”
“那个送我“裙子”的妹妹早上搬走了,临走之前送了我一系列的过家家玩具。”黑子把汤豆腐装在一个小碗里端给了他。
看着赤司吃着已经微凉了的汤豆腐,黑子内心腹诽:才不会说是自己见那个女孩搬家了决定扔掉这套还很新的玩具自己专门要过来的。
优雅地解决掉不是很多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足以饱腹的汤豆腐,赤司用袖珍的手帕擦了擦嘴:“黑子不吃吗?”
“我吃过了。”默默地看了看垃圾桶里的水煮蛋蛋壳。
“是吗?”赤司坐在精致的欧式小椅子上,翻看一本袖珍的书籍,“这些东西很神奇,居然真的能阅读。”
闻言,黑子拿起另一本袖珍书。
但他仔细看了看却发现并不能打开:“赤司君是在说笑吗?这书,翻不开啊。”
赤司抬起头来,伸手向黑子要来了那本书,当他接过那本玩具书时,书发出微弱的光。
赤司打开了它。
黑子一脸懵逼。
赤司冷静地合上了书。
黑子依旧一脸懵逼。
“这是件神奇的事。”赤司认真地看着黑子。
“是的。”恢复面瘫的黑子拿起赤司刚才看的那本书,然而和赤司现在手中的书一样,他是无法打开的。
“这需要一点时间来解答,也许和我变成这幅模样有关系。”放下书,赤司站了起来。“黑子我们出去走走吧。”
“可是赤司君这样子要怎么出去?”

《10cm的猫十郎》chapter.1

嘿大家好这里是柠时,是一只初中狗。
本文设定无仆赤
赤司变身10cm高的猫少年
稍有ooc请见谅
懒癌患者请见谅
首发all赤吧
—————————————————————

黑子篇NO.1
“……”
“……”
以上是历经10分钟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所做的一切,没错他们什么也没做,就是在干瞪眼。
“黑子。”终于,赤司开口。
“赤司君你怎么了?”黑子看着坐在书本上的赤司,心中不由得发出一句感叹:我终于比赤司君高了啊……
赤司似乎知道什么,转了转手中的袖珍剪刀:“黑子,不要在心中说比我高等事情。”然后转过头“我也不知道,我就吃了一碗味道不错但是不太一样的汤豆腐,然后睡了一觉,醒来就在这了。而且还变成这样了。”说着无意识甩了甩尾巴、抖了抖耳朵。
“……”知道起因后的黑子默默擦了鼻血后,打了电话给赤司家的管家说明赤司现在在自己家里寄宿,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去后,自己鼓捣着什么。
赤司看了一眼之后没说什么,看了看窗外后说:“黑子,这么晚了,我们该睡下了。”
“是。”
“但是…我还没洗澡。”赤司无奈地说。
黑子像是早就准备好了,拿出一个小碗,往里面添了温水,脱下赤司的衣服放了进去。
赤司微红了脸,背对着黑子开始清洗身体。
“赤司君,洗完请穿这个。”黑子拿着一件衣服。
赤司拿着一块用布做成的浴巾擦干净身子转过头,看了看:“黑子你是在开玩笑吗。”
黑子手上拿着的是一条袖珍的裙子。
“因为实在没衣服穿了,这是我妹妹(不是亲的)的娃娃的衣服,请赤司君勉强一下。”虽然依旧没有面部表情,但是眼底还是有些许期待。
在没有其他衣服的情况下赤司只得穿上。
好在这条裙子材质不错,穿着舒适,只是不习惯而已。
赤司现在已经躺在黑子的枕头边的一个纸盒子里,小枕头是黑子刚刚做的,软软的很舒服,而被子是黑子的手帕。
“晚安,黑子。”
“晚安,赤司君。”
黑子在赤司闭上眼睛之后没有立刻也躺下,而是关了灯之后离开。
赤司睁开眼睛看了看,黑子正在洗着自己的小衣服,眨了眨眼睛,微笑,继而闭上眼睛。

名为肖时钦的辛德瑞拉.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肖时钦的辛德瑞拉。他的母亲去世了,他的父亲就将自己的队友“娶”进门。

其实父亲张佳乐表示,我一点也不想让他来我们家好吗!正好可以让大孙住进家里来,可是那几个心脏的/手动再见

“继母”叫张新杰,有两个“女儿”,大一点的叫叶修,小一点的叫喻文州。他们一住进家里就占领了肖时钦的房间,并且声明肖辛德瑞拉可以同她们住一起。
肖时钦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先和“继母”张新杰住在一间房间。叶修和喻文州对此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便入住了剩下的两间房间。

至于张佳乐,他在张新杰他们入住的第二天就被隔壁镇的壕孙哲平带走了。临走前留下了好多好多钱。有多少呢?反正花不完。

好的,我们回到肖辛德瑞拉这里。

张新杰的房间十分整洁,铺着洁白的床单的床上有着黑色十字架花纹的白色被子叠成一个豆腐块摆放在床尾。床头两边各摆放着棕色的柜子,一个银色的闹钟滴答滴答地工作。

“辛德瑞拉是时候去洗澡了。浴室在那里。”张新杰指了指房门边上掩着门的浴室。
“好的。”乖巧的肖时钦说着要走出去。
张新杰微微挡住他前进的路:“辛德瑞拉,你要去哪?”
肖时钦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因为我的衣服在叶修大姐的房间里。”

tbc.

抱歉卡在这里,学习有点忙手写的稿子来不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