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安若柠吖

圈名安若宁,CN柠时请多指教。小学生文笔,企鹅1350831616欢迎扩列!备注圈名哟♡

【开久组 智司x相良】这是我的人

第一次写开久组的文有点激动!梗源自@糯米团

光是看tag里的第九话截图我就感觉已经咽下好几把刀。所以这个小甜饼算是为我接下来要咽的刀做铺垫吧

文笔不是很好请见谅。

好像也没啥好说的!这里安若柠请多指教。

正文:

相良最近有一点奇怪。

虽然打架时手段依旧阴险毒辣,但是感觉力度并没有之前那样足够有力。

最近一起出去打架或者挨打的小弟是这样说到的。

智司也觉得自己的小猫有什么不对的。虽然相良还是和之前一样四处打架——昨天是最近很嚣张的不良们,今天是街上的不知好歹的小混混。

还是和之前一样,只要有事情搞,他就带着一群小弟前往。

但是似乎从星期一下午,相良带着开久的不良们回来,他走路也没有平时那种嚣张的姿态,只不过当自己看向他时又恢复了常态。

相良还是如往常一样,带着他那张扬的笑地说:“哟智司,我又赢了。”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除了晚上相良居然意外的要求分床,甚至提出暂时分房住一段时间。

智司觉得肯定出了大事情。要知道当初刚在一起的第一天晚上,相良就缠着智司同居,第二天就已经同床了。每当打完一场架,夜晚相良便会要求智司给他奖励。

然后就是他俩翻云覆雨直至天边微亮,被智司抱去洗漱完的相良才会心满意足的在智司的怀抱中熟睡。第二天甚至理所当然地翘课在家中休息。

但是这一次没有,相良甚至要和他分开。

智司一时也想不出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
于是只能答应了分床但是绝不可能分房。

然后一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边暗中观察小猫到底怎么了。

今天相良翘课了。智司若有所思。

—————————————

相良这几天也很不爽。

星期一带着小弟们去教训胆敢说开久不过如此他们的老大会被自己一拳揍趴下的新生不良,没想到那群小子还真的做了一些功夫,提前为相良准备了一套攻略。

就这样,有一些掉以轻心的相良被一棍子打伤了腰部。

不过拿棍子的小子也许是认为瘦小的相良猛也不过如此,放松了力度,相良的腰也只是淤青了一大片。

最后还是被暴怒的相良打得满地找牙,鲜血流了满地,差一点要废了他们的腿。因为条子来了,只能先撤了。

下次再遇到一定要废了他们!

背着智司已经偷偷上了三天的药的相良如是想到。

MD,不过是淤青为什么这么难消退!这几天已经因为这点伤坐立难安了,辛亏智司“没有发现” ……

在房间里的相良猛一边擦着药,一边叨叨叨,没有注意到本应该在学校里的智司出现在了门外。

“相良,这是怎么回事?”

相良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棉签掉在了地上,相良转回脑袋,背对着智司脑内不断循环“怎么办”。

相良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每一次受了智司看不见的小伤他都瞒着智司,那些伤口自己也会慢慢愈合。只不过这次不太一样,所以没办法,依旧觉得这不过是个小伤的相良偷偷涂药。

连续三天智司似乎都没有起疑,没想到今天被逮了个正着。

智司现在是又生气又心疼,他坐到了相良身边,有些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拿起药棉上药。

触到相良肌肤那一刻,智司感觉到他抖了一下。

就这样,两个人都沉默着上完药。

“智司……”上完药,想开口说些什么的相良,被身后人轻柔地紧紧抱住。

“不要这样了相良。我很心疼,也很心痛。”

心疼受了伤却只是自己舔舐伤口的自己宝贝,心痛不能好好的保护他,似乎没有让他能完全依赖自己。

智司将脑袋埋在相良脖颈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

一会儿,相良摸了摸他的头。

“啊,知道了。”

下次不会了。

放开手,智司亲吻了他心爱的人,随后转身出门:“我出去一下。晚一点会带章鱼烧回来的。”

那么开久的老大智司去哪里了呢?

答案显而易见。

好不容易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纱布都还没拆的新生不良们,又一个个地在上一次被打地方倒成一片。

开久的不良们看着明明刚刚心情还不错的老大脸上带着要杀了这群人的表情攻击他们腰以下的部位。

这些人的腿怕是废了,不知道下半辈子是不是都要坐轮椅了呢?

“我的人你们也敢碰?”

留下这句话的智司带着仅是来围观的小弟们走了。

吃着智司带回家还是热乎乎的章鱼烧的相良听小弟们描述老大是怎么样怎么样帅气,心中有了丝丝甜蜜,但嘴上还是说着:“我还打算亲自去教训他们呢。”

看见智司皱了一下眉,他塞了一个章鱼烧进智司的嘴里:“和你一起。”

小弟们表示,大哥大嫂你们忙,我们自己滚。

——end——

就是这样啦!喜欢的话可以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吗谢谢♡

欢迎扩列!

评论(10)

热度(140)